• 请把您的需求告诉我们
  • 沟通更便捷
  • 广阔的个人发展空间
  • 优良的工作环境
  • 公司新闻
    特稿:广州超级足球场的三大猜想
     

      作为广州市推动全面复工复产重点项目的广州恒大足球场日前正式动工,一座占地面积15万平方米、拥有10万人观赛规模,堪称世界最大的超级足球场,离广州越来越近了。

      毫无疑问,这座球场对于广州乃至周边城市都意义非凡,除了盘活本地体育产业,还能加速所在片区的发展,提升周边商业价值。

      对广州恒大淘宝俱乐部来说,超级足球场建成后,球市规模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很大。对广州的球迷们来说,城市没有专业球场的遗憾也将消弭。可以预见的是,未来赛事期间不乏球迷捧场。但比赛结束后的“空窗期”,这座将超越巴萨主场诺坎普球场的足球场使用率如何提高?

      从2011年首登中超舞台便创下“凯泽斯劳滕神话”夺得冠军,广州恒大队已经迎来了自己的第10个中超赛季。

      这10年里,恒大8次夺得中超冠军,两次登临亚洲之巅,“广州未赢够”这5个字在这座城市已深入人心。恒大与同城对手富力每年献上的“广州德比”更成为球迷的饕餮盛宴,一城两队的广州羡煞外地球迷。足球,无疑已成广州一张闪亮的城市名片。

      与之不符的是,城市没有专业球场,是广州球迷的一块“心病”。这也是为什么每次一有专业球场的消息传出,就会引得外界极大关注的原因。

      实际上,早在2011年11月3日,恒大举行首次中超夺冠庆功宴的那天,恒大投资人许家印就曾经提到过修建专业足球场的想法:“国家体育总局、中国足协都跟我谈过这个问题,恒大能不能出资来建一个超过10万人的专业足球场。我说可以,只要找到合适的位置、土地和城市。”

      实际上,早在广州恒大首次中超夺冠时,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就曾经提过修建专业足球场的想法,但从有想法到落地开工,用了将近9年。

      目前,全世界最大的专业球场是拥有99354个座位的诺坎普球场,这座球场曾经两次举办欧冠决赛,也是欧足联五星级球场之一。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时,诺坎普曾经扩容到超过12万人,但后来因禁止提供站立席位,在上世纪90年代末减少到目前的容量。

      按照规划,广州恒大足球场在拥有FIFA标准专业足球场的基础上,设有16个VVIP包间、152个VIP包间、国际足联区、运动员区、媒体区、新闻发布厅等顶级配套,能举办包括世界杯在内的顶级赛事。

      专业足球场和普通体育场最大的区别在于,专业足球场没有跑道,场上球员和看台上球迷的距离更近,这不仅为球迷带来了更好的观赛体验,也令场上的球员更能感受到赛场气氛。可以说,一座专业的足球场,就像是一座歌剧院,是足球比赛这种艺术作品最好的呈现殿堂。

      作为俱乐部本身,恒大队对这座球场的渴望程度可能还要超过球迷。因为这个大容量的、拥有自主产权的球场,意味着可供销售的球票增多。天河体育中心上座率被限制在4万人,再刨去将近3万的套票、工作票等,每场可供销售的散票不过万余。

      要知道,恒大2013年首次打进亚冠决赛时,那场比赛的球票用“洛阳纸贵”来形容丝毫不为过。当时的那场比赛,只要能够坐进球场,来自全国的数万球迷愿意接受任何价格。那场比赛,8000元的VVIP票瞬间秒空,2000元的球票被炒至4000元甚至以上……等到2015年他们再次打进亚冠决赛,那场比赛的单场门票收入甚至突破2亿元。

      除了单纯的门票收入,恒大也将真正拥有一个可以打造比赛日氛围的自主空间,不再受到场地方的限制。而这对于真正的职业俱乐部来说,不仅是收入的重要一部分,也是打造和培育球迷文化的重要一环。

      相比之下,在天河体育中心,他们真正租用的只是球场内部空间,保护投入巨资打造的草坪不被其他活动的舞台压坏,几乎是恒大能利用的极限。

      目前中国拿下了改制扩军之后的首届世俱杯以及2023年亚洲杯的举办权。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原定于2021年举办的世俱杯预计将推迟一年。虽然力争2022年底建成的恒大足球场可能仍然赶不及世俱杯,但记者注意到,恒大集团总裁夏海钧在动工仪式上曾表态,称新足球场将力争举办2023年亚洲杯的开幕式——虽然广州并不在已公布的亚洲杯主办城市名单中,但这座有分量的球场也许会为广州加分。

      从2019年的中超上座率统计来看,恒大场均上座人数为4.2万人,在世界所有足球俱乐部中排名第26名,这个数字逼近天河体育中心的设计容量极限,也意味着恒大主场上座率仍有提升潜力。

      以足球场毗邻广州南站的交通便利程度,以及商业文旅集于一身的设计理念,有望吸引开发更多珠三角周边城市的球迷来到现场观赛,达到场均6万人的上座率似乎不难。

      也许有人会问,6万人会不会同样坐不满?从球场内部的设计效果图来看,看台将分为三层。在平常的联赛期间,恒大只需要开放下两层看台,将最高的一层看台用宣传物料装饰起来即可——在少有人问津的韩国K联赛赛场上,豪门全北现代队就是这样做的。

      依靠比赛“坐满10万人”对广州恒大足球场而言不是大问题,但由于大多数比赛和演出都安排在晚间进行,观赛客流与晚高峰在时间上重叠,倍增的交通压力如何缓解?

      事实上,足球场附近的交通状况本就不容乐观。广州恒大足球场临近广州南站,附近去年的高峰日客流量已达75万人次,远超日均50万人次的设计最高运能。

      一名负责广州南站周边交通的交警曾告诉记者,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列车班次密集时段,半个小时内可能会涌进入上万辆汽车。而广州南站核心区域4.5平方公里的范围内,主干道就那么几条,无法承受如此大的车流量,一旦出现追尾抛锚等问题,很容易造成大堵车。

      恒大足球场建成后,遇到比赛要解决潮汐人流问题,仅依靠路面交通系统,必然会导致本已不堪重负的路网雪上加霜。

      目前恒大足球场周围地铁只有2号线号线,即便是距离较近的石壁和谢村地铁站,路程也超过2.5公里,这意味着搭乘地铁的观赛人流需要公交接驳才能顺利抵达球场。

      记者注意到,在建的地铁22号线从足球场南边的兴业大道经过。尽管当前足球场附近并未有新地铁站设置的消息放出,但作为该区域地标性建筑,在此增设轨道交通车站未来肯定会被考虑。

      除交通外,发展商业体等配套设施,或许是缓解比赛或演出客流高峰压力的另一条路径。

      在宣布动工当天,恒大发布的足球场规划中囊括了商业综合体部分。商业综合体分布在足球场的地下一层到地上六层,采用环绕球场的格局设置。有业内专家认为,如果这个商业综合体能够与足球场同步建成,并及时完成招商投入运营,那么到了比赛日,商业综合体有条件成为应对大批人员撤退的一道缓冲带。

      戴德梁行广州商业地产部高级助理董事温苑雯认为,商业综合体能够对观赛潮汐客流起到延缓作用,延缓了“集中来”跟“集中走”的问题,“体育馆和商圈结合,可以让人们有选择上的弹性空间,而不是看完只能离开,没法在周边闲逛。”

      类似的案例是香港的红磡体育馆和广州的天河体育中心。香港红磡体育馆举办的大型演唱会可吸引数万人前往观看,由于毗邻红磡站,且距离尖沙咀等商圈较近,周边酒店较多,当演唱会结束后,观众能短时间内分流到各处,外地来港观众可直接在周边居住。而天河体育中心正位于天河路商圈内,当恒大主场比赛结束后,大量观众在开赛前或比赛结束后,既可以选择附近地铁站通行,也可以在周边的天河城、天环、正佳广场等地逗留用餐休闲。

      温苑雯认为,天河路商圈本来就非常拥挤,周末比赛结束后球迷涌入商圈,在庞大的人群基数下,逛街人群规模其实并没有增加太多。在她看来,除了帮助观赛人群实现分流效果外,由于比赛等活动不可能每天都有,如果商业综合体运营顺利,也能提高足球场的使用率,而足球场客流引擎的作用,对进驻商家而言也是好事。

      恒大足球场商业综合体业态包括儿童世界、国际美食、文化娱乐、体育运动、精品零售、教育培训、休闲餐饮、生活配套等8类,其中儿童世界业态将有80余项游乐设施,国际美食将涵盖海内外多个国家地区的风味餐饮和米其林星级餐厅。恒大计划引进380多个国内外知名商业品牌,将足球场商业配套打造为档次最高、品类最全、人气最旺的高端商业综合体。

      商业综合体规划还没有更多细节放出,同时商业体项目从立项到真正面世一般需要两到三年,这个过程中还有很多调整,对外公布的很多内容都还没有细化到可以落地运营的地步。目前来看,恒大只是先行告诉市场“我要在南站片区做这样一个大规模项目”。

      不过,如果这座建在足球场中的商业综合体能够取得成功,体育场馆+商业综合体的“打包”模式或许将成为未来发展类似项目的方向。

      对于广州中心城区居民而言,相比同在番禺但地铁通达度较好的万博、长隆,新建足球场所在地块仍十分空旷,显得有些偏远。

      为什么恒大足球场要选在这里?在温苑雯看来,恒大足球场的选址事实上体现了国内城市在规划建设时的通常思路,即公建配套先行。

      所谓“公建配套”,指的就是一系列基础设施的建设。它可能是大型交通枢纽,也可能是展览馆、体育场馆、歌剧院等设施。温苑雯认为,这种思路在过去几十年广州的城区扩张的过程中一以贯之,例如琶洲国际会展中心盘活了海珠东部琶洲片区,白云国际会议中心也是白云新城建设发展的重要基础。

      天河体育中心一开始也建在当时的广州郊区,1987年建成时,其周边还是大片的农田。但受惠于天河区发展、天河路商圈和珠江新城的崛起,如今天河体育中心已经成为绝对的市中心地带,是广州新中轴线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番禺,相比已经发展成熟的番禺广场和初成规模的万博商务圈,南站商务区还没有真正成形,工作居住人口较少。温苑雯分析,当前南站片区多数写字楼和厂房物业多以企业自用为主,在其他产业没有很好地导入时,办公租赁需求相对较弱。

      其实,恒大足球场选址附近不缺人流,广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南站商务区规划有最高效、最便捷的轨道交通设施,共有13条各类轨道交通线小时内连通大湾区,半小时内就能到达广佛都市圈。为了加强南站与中心城区的快速连接,广州还规划了8条快捷通道和高快速路直通中心城区和周边城市。同时广州正在优化提升南站商务区内部的交通组织,构建高效便捷的步行系统。

      广州克而瑞首席分析师肖文晓认为,南站商务区需要在这一基础上用引入产业、建设新城等方式,带动南站片区的整体发展,实现从“人流客流”到“留人留客”。

      足球场未来如何与南站片区形成互动?广州市番禺区负责人向记者介绍,番禺作为广州首个也是唯一的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正大力推动文商旅融合发展,广州南站商务区将与恒大足球场之间形成联动协同作用,为番禺的发展、南站的腾飞带来新一轮机遇。

      恒大足球场与广州长隆度假区间的距离仅5公里左右。因为空间接近,到恒大足球场看球、前往广州长隆游玩,这两个看似不同的休闲娱乐线路有产生良性互动的可能。

      恒大足球场的影响远不止广州。足球场投入运营后,除可以预期的赛事门票收入和综合体营业收入外,由于毗邻广州南站,未来在这座足球场举办的恒大比赛和重大赛事将吸引周边城市乃至邻省球迷搭乘高铁前来观赛,这部分观赛人群也将有望转化为旅游和消费客群。一旦恒大足球场与番禺现有的旅游生态系统发生“化学反应”,将进一步激活番禺乃至广州的文旅商业经济的活力。

    返回